上海玩美信息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 >明查|越南曾狮子大开口向中国索要500万剂国药疫苗?

明查|越南曾狮子大开口向中国索要500万剂国药疫苗?

速览

- “越南向中国索要500万剂国药”的说法最早可追溯到越南卫生部在7月20日晨间发布的一篇文章,据称其信源为SKĐS媒体,但SKĐS媒体在19日发布的相关文章中没有提到类似说法。

- 国药在越南的获批日期要早于美国参与研制的辉瑞、莫德纳和强生疫苗,且在越南疫苗市场的份额比例较美国疫苗更高,故越南求购美国疫苗不得、被迫向中国索要疫苗的说法并不可信。

事件背景

近期,社交平台上流传一段视频,称因疫情形势愈发严峻,原本只使用英美疫苗的越南在求购美国疫苗受挫后,把目光转向了中国,开口就向中国索要500万剂疫苗。

百度检索结果显示,类似的消息在今年7月底已在中文网络上流传。多位消息发布者称,据越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报》报道,越南一位叫邓德英(Đặng Đức Anh)的流行病学研究院院长向媒体透露,“越南正建议中国政府无偿援助给该国500万剂国药疫苗”。

牛津大学“以数据看世界(Our World in Data)”项目数据显示,7月之后,越南的新冠日新增感染数一路走高,在7月30日首次突破了百人规模,新增死亡人数也随之不断攀升。相较而言,越南的疫苗接种率仍偏低。在8月之前,越南仅有6%左右的人接种了至少一剂新冠疫苗。

疫情恶化时,越南是否曾为疫苗向中国狮子大开口?这是否为越南在碰壁美国后的无奈选择呢?

明查
消息源自何处?

经核查,《人民报》确实在2021年7月20日发表了一篇题为《300万剂Moderna疫苗即将运抵越南》的文章,其中援引了邓德英在7月19日的发言,内容与网传无异,并提到邓德英的另一重身份是国家扩大接种项目指导委员会主任。该文章用中文写就,且在《人民报》官网上无相应越南语和英语版本。

20日当日,越南通讯社在其官网上发布的英文稿件提到了同样的信息,且同样声称其信源为邓德英。

那么,邓德英到底有没有说过“越南正建议中国政府无偿援助给该国500万剂国药疫苗”的话?

在使用越南语对关键词“无偿援助500万剂国药疫苗(viện trợ không hoàn lại 5 triệu liều vắc xin Sinopharm)”进行谷歌搜索时发现,7月20日早间8点,越南卫生部在其官网发布了一篇文章,其中出现了向中国索要500万剂国药的说法。该文章的发布时间要早于《人民报》和越通社的报道,且注明了消息来源是一家叫“卫生与健康”(SKĐS)的越南媒体。

进一步搜索发现,7月19日晚间,即《人民报》和越通社消息中提及的邓德英发言时间当日,SKĐS在其官网发布了名为《本周,3百万剂莫德纳疫苗将会到达越南》的文章,内容涉及对邓德英和卫生部的采访。但是经核查,SKĐS原文全文中,未出现任何与中国国药疫苗相关的信息。

越南卫生部是否从其它途径获得了相关消息并借邓德英之口讲出,或凭空杜撰了这一说法,尚未可知。而《人民报》和越通社的报道未提及消息来源,很有可能是参考了卫生部发布在官网上的文章。另外越通社就同一主题报道的越南语稿件中,也没有与中国或国药相关的表述。

截至发稿当日,越南和中国官方均未对“索要500万国药疫苗”的说法进行过回应。

“退而求其次”的选项?

越南卫生部官方资料显示,截至2021年11月23日,越南已先后批准了8种新冠疫苗,分别是阿斯利康(AstraZeneca)、卫星V(Sputnik V)、国药、辉瑞(Pfizer)、莫德纳 (Moderna)、强生、阿布达拉(Abdala)和COVAXIN。这些疫苗中,只有辉瑞、莫德纳和强生由美国企业参与联合研制。

从时间上看,国药在越南的获批时间是2021年6月3日,要早于美国研发的辉瑞(6月12日)、莫德纳(6月29日)和强生(7月15日)。另据中国驻越南大使馆网站消息,6月20日,中国援助的首批50万剂国药疫苗运抵越南首都河内,当时莫德纳和强生疫苗甚至尚未在越南获批。

因此,视频中所说,越南希望求购更多美国疫苗不得,被迫向中国索要疫苗的说法是不准确的。

出于人道主义援助目的,同时也为了确保两国贸易和必要人员往来畅通,中国曾多次赠予越南国药疫苗。例如越通社报道称,当地时间8月23日,中国国防部曾向越南军方捐赠了20万剂国药疫苗,用于帮助军队抵抗病毒传播。人民网对此事亦有报道。

另据美联社消息,当地时间9月11日,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在与越南副总理范平明会晤,中方当场承诺将再向越南捐赠300万剂疫苗。同一日,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向越南捐赠了总价值约970万美元的医疗物资,其中包括80万剂国药疫苗。

除中方赠予外,越南也曾通过私人企业捐赠或卫生部拨款购买的方式获取国药疫苗。

据越通社和越南当地媒体Tuoi Tre、《法律报(Phap Luat)》 报道,当地时间7月6日,越南胡志明市健康部门曾委托西贡制药公司(Sapharco)与国药谈判并签署疫苗采购合同,批量购买500万剂国药疫苗。这笔疫苗的全部费用由胡志明市的万盛发(Van Thinh Phat)集团赞助,包括税费、保险费、保存和运输费。

北山区接受万盛发集团捐赠的国药疫苗[D7] 

北山区接受万盛发集团捐赠的国药疫苗[D7] 

9月21日,越南政府同意并签署了 110/NQ-CP 决议,同意购买2000万剂国药疫苗。9月29日,副总理李明凯向卫生部追加3.23万亿越南盾(约合人民币9.1亿元)预算用于购买这批国药疫苗。

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数据显示,截至10月31日,越南共接受新冠疫苗105806606剂,其中已接种81929875剂。

在已交付的疫苗中,阿斯利康占比最大,为总数的39%,国药(包括Hayat-Vax)紧随其后,占38%,辉瑞和莫德纳分别占15%和5%。

从疫苗获取途径来看,越南境内63%的疫苗是通过双边协议订购、22%通过世界卫生组织疫苗分享机制Covax分配,其余15%是政府捐赠所得。其中Covax分配的疫苗主要为阿斯利康、辉瑞和莫德纳,国药占比较少 。除中国政府外,日本、意大利、美国等国也曾向越南捐赠疫苗。

综上所述,“越南向中国索要500万剂国药”的说法最早可追溯到越南卫生部援引越南流行病学研究院院长邓德英发言的一篇文章,据称信源为SKĐS媒体,但SKĐS媒体在19日发布的相关文章中没有提到类似说法。

国药在越南的获批日期要早于美国参与研制的辉瑞、莫德纳和强生疫苗,且在越南疫苗市场的份额比例较美国更高,故越南求购美国疫苗不得、被迫向中国索要疫苗的说法并不可信。

截至目前,越南接收中国研发的国药疫苗一共有三种形式:中方捐赠、本地私人企业捐赠以及越南政府拨款购买。其中占比最大的是政府购买,其次是企业捐赠。

延伸阅读:

明查|越南曾狮子大开口向中国索要500万剂国药疫苗?

明查|安徽籍偷渡客在缅北圈禁中国青年,5人被抽干血死亡?

明查|美军机“倾巢出动”在中国“家门口”侦察?

文章来源: http://www.wzohwl.com/guoji/2463885.html

标签: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